恒量有约

/ 泽刚说案

    根据我国《刑法》规定,奸淫幼女的行为当以强奸罪论处,而强奸“致使被害人重伤、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”,应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但从以往的案例来看,这样的重罚似乎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。事实证明,幼童被所在学校老师、教工、辅导机构人员性侵的事件频频曝光,罪行恶劣变态屡屡刷新大众的三观。

 

\
 

    而且,报道出来的事件恐怕还只是冰山一角。宁夏灵武市秀水梁村幼儿园教师性侵12名女童、广西平南县思旺镇多名女童被宿管老师性侵、湖北十堰11岁留守女童被邻居多次强奸后自杀……以“性侵幼女”为关键词搜索,残忍的现实让人心惊和气愤。
 

    面对屡禁不绝的伤害,我们该到了尝试改变的时候,特别是对性侵幼女者采取特殊的防治措施。自2011年开始,韩国针对性侵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成年犯罪者中再犯危险性高的实施“化学阉割”。这项措施源于真实发生的性侵案件的推动,著名电影《素媛》就是据此改编。1994年7岁女孩梅根(M egan)被奸杀的事件推动美国“梅根法案”出台,美国采取对性犯罪案件资料建档公布,以及为释放的性侵犯罪者佩戴电子脚镣的方式,防范其再犯。相较之下,我国的特殊防范措施明显不足。在一起钢琴教师性侵幼女的案件中,发现这名“教师”居然有两次强奸、猥亵儿童犯罪的前科。如果我们对此类性侵幼童的惯犯能做点什么,或许可以减少悲剧的再度发生。
 

    不过,近年来我国一些地方开始了公布性侵罪犯信息的尝试。浙江省慈溪市较早发布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的办法。2017年末,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启动《关于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从业禁止及信息公开制度》。上海市闵行区建立性侵犯罪者信息库,开放给政府职能部门,在招录与未成年人工作相关的人员时可以进行信息比对。虽然公布性侵幼童罪犯的信息在我国尚无上位法支持,且在隐私权、实施方式等方面都存在有待讨论的问题。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本就应坚持“最大化”保护原则,此时让渡一些隐私的空间无可厚非。除此之外,给性侵幼童的罪犯设立从业限制,也能最大限度地隔绝其与未成年人接触,防范再犯。
 

    就目前曝光的性侵幼女案件而言,大部分的受害对象生活在农村,且身边缺乏父母足够的关爱,给犯罪人留下可乘之机。本案中的幼女乐乐的父亲身有残疾,常年外出打工,母亲有智力缺陷且个人生活能力不够,家里依靠姐姐照顾。幼女本就弱小,留守儿童更加弱势,政府、学校和社会必须加强对留守儿童等弱者家庭的关怀和照顾,并建立针对儿童的心理干预机制,预防和减少性侵案件的发生。
 

    本该是阳光灿烂的美好童年,却因为遭遇性侵而蒙上终身难以挣脱的阴影。台湾女作家林奕含成年后仍然无法走出年幼时被老师性侵的噩梦,26岁时服药自杀。本案中的乐乐也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女生变得沉默失语。电影《素媛》里的小女孩虽然在家人的帮助下走出阴影,但现实中的被害幼女走出这样的阴影何其艰难,她们中的多数人还可能会遭受二次伤害。
 

    性侵幼童的案件频发,一个个悲剧还在上演。儿童关系国家的未来,关系每一个家庭的幸福快乐。对他人的冷漠又孰知不是对自己的无情?法律必须为娇嫩的花朵筑起坚实的屏障,家庭与学校要为他们撑起严密的保护伞。唯有将邪恶抑制在萌芽阶段,用最大的善意去浇灌和爱护幼童,他们才能够远离摧残、健康成长。

来源:南方都市报(图片来源网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