恒量有约

/ 泽刚说案

       据媒体报道,3月14日,在河南通往陕西的连霍高速上,河南焦作车主薛某某在驾驶奔驰C200L轿车前往成都时,在三门峡东站突然发现车辆的定速巡航无法解除,车辆失控无法切换为手动操作模式,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一路飞驰。在刹车、挡位无法正常工作时,薛某某第一时间联系了奔驰售后工作人员。在对方给出的方案无法解决时,他选择报警,交警一路为该车护航,并且对沿途收费站进行车辆管控,保证该车顺利通行。最终这场历经一百多公里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生死时速在连霍高速923km处路段停了下来,沿途未造成人员伤亡。
 

\


       对于媒体的报道,一些汽车行业的专业人士经过分析,认为其中颇多可疑之处,恐有隐情。但因为“智能汽车”和“智能驾驶”是时下新经济“风口”,事件仍然引发极大关注和讨论。几天之后,在美国亚利桑那州,Uber一辆无人驾驶汽车发生交通事故,与一名正在过马路的行人相撞,行人不治身亡,成为史上首例无人驾驶车辆在公共路面撞伤行人致死的案例。看来,在汽车迈入智能化时代后,汽车“自动驾驶”功能引起的惨剧不可避免,汽车新技术的运用引发了新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 从媒体报道看,此次“奔驰失控”事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,也是河南、陕西等地警力奋力协作、共同援救的结果。对于受困车辆,交警采取救护措施固然是其职责所系,但薛某某驾驶车辆在高速公路上狂奔一个小时,即使不是故意为之,所造成的交通风险也不可谓不大,对交通秩序的破坏是已然的事实,对这种公共利益受害,该不该赔?怎么赔?豫、陕两省出动的人力物力该通过何种程序得到补偿?在分不清是驾驶人员失误还是车辆自身存在安全故障的情况下,有理由让双方共同为公共利益受损买单。至少技术故障还很难归于意外事件的范畴而予以免责。

       当前,大量车辆装载定速巡航系统,一些带有自动驾驶辅助功能的汽车还在进行道路测试之中,但国内交通路况和交通秩序不容乐观,加剧了这一功能带来的风险和挑战。应对自动驾驶等高科技带来的挑战,抓紧制定相关法律政策,紧跟技术发展乃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   2017年6月7日,国内首个国家级智能网联汽车(上海)试点示范区封闭测试区启动。2018年2月2日,北京市经济信息化委、交通委、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联合制定《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能力评估内容与方法(试行)》和《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封闭测试场地技术要求(试行)》,这相当于自动驾驶车辆的“考试大纲”。继北京之后,上海市经信委和市公安局、市交通委联合制定了《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(试行)》,于3月1日正式发布,为上海在全国率先实施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奠定了基础。该办法还明确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及处理。在测试期间发生交通违法行为的,按照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对测试驾驶人进行处理。在测试期间发生交通事故,测试车辆方经依法认定有过错的,应当依照现行法律法规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。测试驾驶人或者测试主体的行为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       目前,对于尚处于辅助性驾驶阶段(随时可切换到人工驾驶模式)涉及的交通违法和事故,根据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、《侵权责任法》等现行法律规定,除汽车及系统质量原因之外,仍应由驾驶人、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作为车辆安全监管人员承担法律责任。而对于完全的自动驾驶模式而言,无人驾驶技术作为事故的肇事者,实质上是不在场的,其背后存在的是技术供应方和厂商。在这种情况下,未来的无人驾驶还需要技术之外的解决方案,如何处理交通违章违法,如何认定交通事故的责任主体等,势必突破现有的法律责任框架,为此,必须尽快开展超前性研究,包括制定无人驾驶的专门立法,而不能等到出了事再来寻求对策。

来源:南方都市报(图片来源网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