恒量有约

/ 泽刚说案


\
 

       据搜狐新闻报道,湖南警方通报一起案件,洞口县某小区发生了一起故意伤害案。犯罪嫌疑人罗某(15岁,在校女生)因周末补课与父亲罗某某发生争执,遭到罗某某的打骂。随后,罗某某又因子女教育问题殴打妻子曾某某。犯罪嫌疑人罗某见状情绪失控,持家中水果刀将罗某某刺伤,后罗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       这又是一起因家暴引发的悲剧,涉嫌犯罪的本是遭受长期打骂的弱者,而受害人却是实施家暴的一方,处理这样的犯罪人如何兼顾情理法颇有争议。

       在家庭暴力中,妇女、儿童等弱势群体无疑是主要的受害者。据全国妇联统计,全国2.7亿个家庭中,有30%的已婚妇女曾遭受家庭暴力,家庭中的施暴者90%是男性,每年有近10万个家庭因为家暴而解体。根据一份有关家庭关系的调查报告显示,44.4%的家长对孩子有家暴行为。这些数据触目惊心,家暴犯罪已然成为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。

       我国2016年3月1日实施的《反家庭暴力法》规定了强制报告、家暴告诫以及人身安全保护令三大制度,以保护受家暴者的权益,但家暴案件仍然时不时的发生。由于家暴行为具有隐蔽性、反复性,以及容易被原谅等特点,很多受害者只是希望司法机关对施暴者进行教育,而不是将其绳之以法,这往往会使得案件的处理陷入僵局。据相关数据显示,受家暴人平均遭受35次家暴后才选择报警。这些特点时常导致家暴刑事案件认定难、追责难、判决难。

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在一些家暴案件中,受家暴者可能出现“恶逆变”,即原本是家暴案件中的受害者,因不堪忍受长期的随时可能遭受的折磨,终于选择拼死一搏,“以暴制暴”来反抗施暴者,造成施暴者伤亡,最终使自己身陷囹圄。在这类刑事案件中,受暴者由原来的受害人变成了被告人,如何证明案发原因以及案发过程是处理问题的关键。这就需要受暴者本人发现自己已是家暴的受害者后,注意对证据的收集保存。比如,及时拍照、录像,向有关部门如当地基层组织、群体组织,以及周边邻居等反映受害情况。在家暴严重的情况下,应该向警方报案,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。《反家庭暴力法》明确规定,公安机关接到家庭暴力报案后应当及时出警,制止家庭暴力,按照有关规定调查取证,协助受害人就医、鉴定伤情。公安部门可以将这些证据固定下来,留档备案,这些都可以成为此类家暴案件中为自己辩护的有力证据。

       我国《刑事诉讼法》规定,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,都有作证的义务。生理上、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,不能辨别是非、不能正确表达的人,不能做证人。但由于家暴案件的特殊性,在发生家暴时,除了双方当事人及其父母子女外,一般无外人在场,因此子女通常是父母家暴的重要、甚至唯一的证人,其证言是认定家暴的重要证据。为此,具备相应的观察、记忆和表达能力的未成年子女提供的与其年龄、智力和精神状况相当的证言,可以认定为有效证据。同时法院判断子女证言的证明力大小时,应当考虑到其有可能受到一方或双方当事人的不当影响,需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减少作证可能给未成年子女带来的伤害。这对受家暴者来说是很有利的。

       2015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司法部联合发布《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》,这是我国第一个全面反家庭暴力刑事司法指导性文件,该《意见》指出:要准确认定对家庭暴力的正当防卫。为了使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权利免受不法侵害,对正在进行的家庭暴力采取制止行为,只要符合刑法规定的条件,就应当依法认定为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。防卫行为造成施暴人重伤、死亡,且明显超过必要限度,属防卫过当,应当负刑事责任,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。

       不过,在现实生活中,往往会出现受家暴者趁施暴者睡觉、喝醉酒等不备的情况下,将其杀死,这种行为通常被认定为故意杀人,而不是正当防卫。但对这类案件的处理亦要区别对待。由于男女之间存在生理上的差异,在家暴案件中,如果严格要求施暴者的暴力行为“正在进行”才可能是正当防卫,这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受暴者来说是不公平的。为此,上世纪80年代研究家庭暴力的先驱、美国临床法医心理学家雷尼·沃克提出了“受虐妇女综合征”理论,即女性因为受到丈夫或者情人在身体、性以及情感方面的虐待而导致的一种病理和心理状态。专家将“受虐妇女综合征”以证词形式作为证据,在美国、加拿大等国家的刑事诉讼中被采用,根据“以暴制暴”的受虐妇女所处的处境和行为,可能将受虐妇女在非受虐时以暴制暴的行为视为正当防卫。认定的关键是以暴制暴行为与被家暴行为前后是否具有紧密联系。这种辩护模式虽然不能得到我国刑法的认同,但其原理对于以暴制暴者的定罪量刑还是可以产生影响的。结合平时积累的受家暴证据,加上积极自首等情节,这些案件的被告人是可能被判处较轻的刑罚甚至缓刑的。

       当然,法律绝不鼓励“以暴制暴”,受家暴者应该在遇到家暴时就采取合法的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。法律对于“以暴制暴”者的宽宥既符合法治的精神,也要纳入法制的轨道。

来源:南方都市报(图片来源网络)